热线电话:0371-65682689

欢迎访问河南省育兴建设工程管理有限公司官网!

页面版权所有©2018 河南省育兴建设工程管理有限公司     豫ICP备10005091号-1    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  郑州分公司

201347

电话:0371-65682717
E-mail:
yxjsgl@126.com


通讯地址:郑东新区CBD商务外环

格拉姆大厦A座(17号)1801、1809室 

微信公众号

手机官网

最低价中标,该改改了!

浏览量

 

    早在2017年深圳市就转发过一次湖南省监理协会《抵制株洲〈城发•锦城一期项目〉招标的通知》,明确提出:凡在湖南省有备案的我协会各会员单位,均不得报名参与该工程项目的监理投标,违者按(等同)违反深圳市工程监理行业自律公约予以惩戒。

 

 

 转发湖南省监理协会《抵制株洲〈城发•锦城一期项目〉招标的通知》

各会员单位:

  针对株洲市《城发·锦城一期项目》建设单位以低于成本价的价格进行工程监理招标,湖南省建设监理协会于2017年2月20日发出《关于抵制株洲市〈城发·锦城一期项目〉公开招标的通知》。现予以转发并郑重通知,凡在湖南省有备案的我协会各会员单位,均不得报名参与该工程项目的监理投标,违者按(等同)违反深圳市工程监理行业自律公约予以惩戒。

深圳市监理工程师协会

2017年2月23日

 

  工程低价中标的后果:饿死同行、累死自己、坑死业主!

 

 

  【核心提示】

  一些可怜工程师发现项目干完,产值是负的。前期觉得捡到大便宜的业主,最后发现深陷泥潭而不能抽身。

  【故事讲述】

  今天下午COFFEE TIME和同事聊天,知道公司有个项目没能拿下来,我们都松了一口气。

  大背景是最近经济行情不好,市面上像样的项目尤其稀缺。公司接到某业主的邀标书,正是战前紧张的时刻。好比大雪飘飘的草原,出来露面的食草动物就那么几个。狼群们看到,眼珠子全都绿绿的。

  竞争对手A公司开始走关系路线,把业主高层的喜好摸了个八九不离十;

  竞争对手B公司放出狠话,不管最后业主杀价杀到什么地步,这活都要接;

  我们和这个业主合作了三四个项目,某个项目刚开车,应该说茶还热乎,谈笑风生的几率很大。

  因为暂时还有项目运作,所以报价一切按照正常步骤,水深水浅的地方酌情加了点吃饭钱,可以说报出的价格在平时看起来完全很正常。

  结果第一轮比价,B公司的价格是我们的70%。同事们有点莫名惊诧,B公司平时的价格都和我们不相上下,有时还略高。找了B的朋友问问,原来B很多人都在OVER HEAD(空着没项目做的意思)。再没项目就要裁员,所以B决定背水一战,豁出去了。

  第二轮谈判的时候,我们公司直接降到了B之前的价位上。因为高层说,老客户不能丢。

  最近刚得到的消息,B公司最后中标了。

  来自业主方的可靠消息透露,B公司最后的中标价格大概降到了我们第一次报价的50%。这是个啥概念?

  工程设计行业也就是个服务业,我们举个例子,假如把这个合同靠谱地执行下去,做到可以不出大问题地成功开车,成本大概是1000万(简单起见,我们就拿纯设计合同说事吧)。这里的成本(人工时)包括工程师薪水,管理成本,行政成本,保密成本,IT成本等等。正常工程公司也就敢要价到1200万,因为利润透明,再高业主就要把你踢飞了。如果是关系比较好的长期合作伙伴,会适当打折。也就是说你最开始要价到1200万的话,打个9折,1080万。一般设计合同占项目总投资不会超过10%,为了好算一点吧,我们假设这个项目成本1个亿。这也就意味着,一大帮子人辛辛苦苦,忙前忙后,笑脸贴大巴掌地干完一个项目,公司才能挣不到100万,也就是总合同的1%不到。这么个合同以干一年计,大概需要20-30人。公司拿走一大半利润作为现金流,大家分个年终奖绝对也就是几K吧。现在这物价,几K在一线城市也就买几个大包子尝尝吧。好吧,这还是一帆风顺的情况。

  现在的情况是这个合同被以大概600万的成本接下来了。这是啥概念呢?公司为了执行这个项目,在支付日常成本的同时还要补贴项目。很多设计院也好,工程公司也好,都是算产值的,这些可怜的工程师干完这个项目发现自己的产值是负的,还要赔给公司钱。公司自然不会干这种把钱给你再从你口袋里拿出来的傻事,它只会在给你的时候就把该拿的拿掉。

  于是工程师们发现各种福利越来越差,有些甚至取消了。项目的活却一点也没少,到了后期为了节省成本,公司还会逐渐把人撤出。这就意味着越是主导专业越到后期,越要累个半死。而前期觉得自己捡到大便宜的业主,最后发现自己深陷泥潭而不能抽身。项目结束的时候算算,发现自己根本没省到钱。

  项目里的小明,刚刚升职为工程师,他30岁左右,喜欢穿白衬衫,见到人总是谦和地笑着。小明有着一份还不错的薪水,但在这同时还有着房贷、车贷要还,家里的大胖小子还要上好一些的幼儿园。小明刚进这个项目的时候被通知一个月有2000块的项目补助,结果进来以后因为项目不赚钱,补助取消了。慢慢地,其他地方的福利也越摊越薄,公司这锅粥越来越稀,吃完这口尚不能糊口的饭,还要笑脸相迎,扛着更多的砖。这样的小明,不止一个人。他在我们每个人的身边,他大部分的时候沉默寡言,埋头苦干。你看不到他肩上的重担。

  工程公司的项目经理李磊,在拿到项目的那天就开始失眠。一年项目做下来,白头发多了好几百根,烟每天一包。本来和业主JIM关系老好的,干完以后也基本上绝交了。领导每个月写一封邮件CHALLENGE他的进度。每周的项目例会,各专业的工程师都没好气地说做不完。本来说好这一年要去新马泰度假一个月的,某专业的图纸在现场出了大问题,赶紧跑过去解决问题。回来机票都过期了。老婆韩梅梅一个星期不和他说话。

  业主公司的项目经理JIM,越往后做这个项目越觉得绝望。最开始觉得自己捡了个大便宜,这么低的价格就把项目得手了,而且乙方还是自己的好兄弟李磊。项目开工会后就发现情况不妙。ORG. CHART(项目构架图里)的人员看着多,其实都DUMMY GUY(假人,忽悠人的人名)。看着项目有40个人,可是有25个人同时在做其他的项目。好脾气的JIM忍了。一个月后,好兄弟李磊朝他发了第一次火。因为一个合理的建议没有人工时做变更,JIM忍了。

  三个月后,李磊拿着第一份变更单来找JIM,追加了50万合同额。当时签合同的时候双方对WORK SCOPE一直存在分歧,但是李磊公司的BD(销售)埋了个很大的伏笔,纯种老外JIM没看出来这个把戏,现在只能认栽。六个月后,追加的合同额达到了200万。第七个月,JIM的老板和他电话聊了一个小时,并第一次对JIM的工作能力提出了怀疑。第十个月,追加的变更额已经超过了400万,JIM苦笑着和另外一家工程公司说,早知道这样,当初就选你们了。第十一个月,现场施工的时候发现某个设备无法吊装,敲掉某一块次梁之后,把设备抬进装置之后,国外的工程师校核土建载荷时发现强度存在重大隐患……项目做完了,JIM大病了一场。

  我坚信一句话:他人今日所承受的,他日我必将承受。覆巢之下,安有完卵。这是整个行业的悲剧,不是小明,李磊或者JIM某个个人可以逃脱的。而抵制这样的悲剧,则必须从我们每个人觉醒做起。这是一个铁窗,很多人正在沉睡,而少数清醒的人开始呐喊。开始的时候呐喊吵醒了大家的美梦,很多人开始揍这些呐喊者。揍着揍着,大家发现这个闷屋子里有煤气泄露,于是齐心合力把窗子打破。

  好吧,这个话题有些沉重,下面是我想讲的主题。

  在最开始的时候,化工这个大行业,很多板块都是比较良性的。工程师们还没有被称为砖家,画的图纸真真正正地可以称之为作品,而不是商品。他们值得我们尊重。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,行业开始了低价中标的恶性竞争。做项目变成了卖白菜,你出一毛五,我就敢出一毛二。结果呢?

  现在的设计行业,大家都是草草地把图纸丢出去,再也没有仔细检查的耐性。稍微想多看一遍,管理者高高扬起的皮鞭就抽在你身上,快发快发!遇到个问题,稍微需要思考一些的,就急急地丢给厂家或者分包商;厂家或者分包商一有疑问,马上就转发给业主。请问,这是合格的工程师吗?请问这是谁的过错呢,谁应该为此负责呢?

  我和同事喝完一杯咖啡,又聊到另一个事情。

  同事:听说C公司转型成功,马上就可以做化工里面的另一个业务了,真让人振奋。(这个业务难度大,壁垒高,挣钱多;是很多工程师梦寐以求的参与的业务)

  我:这个领域也要被干成白菜价了。

  同事:为啥?现在最有前途的就是这个业务了。

  我:每个人都知道这个事情有钱途,这个事情就离白菜价不远了。没过多久就会有个D公司出来,大张旗鼓地挖C公司的人,号称年薪double,带来一拨人,然后杀价格和C抢利润。这本来是促进竞争的好事。但是一旦被人用恶性竞争扎了一条裂缝,E,F,G,H……Z公司全都一窝蜂挤进来,蛋糕只有这么大,大家塞塞牙缝吃完再回家。然后这些年薪double被带进来的人,在这样的一场狂欢之后,再次失业,无家可归。想想前一段时间的LED和多晶硅吧。

  周末去同学家玩说起过低价竞争的事情,同学在某500强化工公司做业主方项目经理。他说公司邀标有个原则,太高的肯定不中,但是邀标的时候会请专业咨询公司估计一个设计成本费划定为红线,任何低于红线价格的竞标均视为恶性竞争,坚决不给合同。那一刻,我真的快要热泪盈眶了啊,毫不夸张。同学一边削苹果一边淡定地说,这些低价中标的公司最后都会想尽一切办法拖欠交付文件。实在不能完成的图纸文件,实际上是业主在代为审查,甚至代为完成。这样的苦果吃多了,业主都不能忍了,哈哈。明智!明智!

  作为一个刚装修好房子的苦逼青年,我奉劝大家能买精装修坚决买精装修。为啥,因为中国装修行业更是恶性竞争,低价中标的根据地。你会发现你家的墙永远砌不平,也许会有人像我当初那样质疑这个事情。好吧,这确实是一个暂时无解的事情。比如说有个很棒的泥瓦工“大壮”,大壮砌墙那叫一个又快又好啊,走到哪里街坊邻居都夸。于是一家装修队请了大壮做金牌泥瓦工,每月薪水一万大洋(泥瓦工其实不止这个数……)。大壮在这家装修公司做的第一个活就被施工队长骂了。

  队长:上一个项目,泥瓦工柱子只花了5天就干完的事情,你tm花了10天。还说什么狗屁金牌泥瓦工!

  大壮一脸委屈:可是我做的确实比柱子好啊,我的墙怎样怎样的好(blablabla,开始说队长也不懂的术语)

  队长:你tm给我放屁,这个项目工期就这几天,我又没让你干这么好,下回你tm给我干快点。

  下面大壮有三个选择:

  第一个是最常见的,大壮妥协了,忘记了自己的职业操守,开始干得飞快。最开始墙面只是有点毛糙,最后墙面甚至连找平也找不平了。没多久,街坊邻居见到大壮都只翻白眼,再后来,(更多内容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“建筑业那点事儿”)还有人因为墙面渗水跑到大壮家骂他。大壮的一个亲戚找大壮去家里帮忙修一堵墙,修完以后大壮哭了,因为他发现自己再也不会好好地修墙了。

  第二个选择就是大壮坚决不妥协,于是只能换一家公司。到了下家又是被另一个队长骂。干了几个月换了五六家装修队以后,大壮很悲剧地发现自己失业了。一年以后大壮换行了,他成为了一名施工队长。

  第三个选择,大壮怀揣着理想,去了大洋彼岸,成为了一名月薪X万的受人尊敬的砌墙工。我不是崇洋媚外,在咱们可爱的祖国这片土地上,但凡有解,大壮不会走。亲爱的祖国啊,你说为什么这么多精英分子流失海外,而且一去不返呢?你说说这是为什么呢!

 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,你们家的墙永远砌不平。因为曾经能砌平的人要么已经做不到了,要么去做了别的,要么他离开了这片土地。

  我还是那句话:他人今日所承受的,他日我必将承受!救救大壮!救救小明!救救李磊!救救JIM!救救我们每一个人!

  

 

  人民日报:“最低价中标”不改,何谈工匠精神、中国品牌

  《人民日报》曾两次发文诟病“最低价中标”,实为罕见!建设工程质量因“最低价中标”问题频发,使得整个行业怨声载道,也在给业内人士敲响警钟:“最低价中标”原则一天不变,行业就很难有什么工匠精神,更不要说什么中国品牌!”

  1、《人民日报》发文:《质量应是企业立身之本》

  “在招投标中,低价就能中标,造成大家不比质量,只比价格低。”在不久前开展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产品质量法执法检查中,一些企业主抱怨,目前,一些地方在招投标中存在的“低价中标”现象,已经成为企业提升产品质量的突出障碍,亟待治理和规范。

  一般情况下,按照市场规律,招投标中的投标价或中标价不得低于成本价。然而在现实中,部分招标单位在招标环节忽视质量要求,唯价格论,造成中标价低于甚至远低于成本价。这些以低于成本价中标的企业,为获取利润,只能在原材料采购、生产制造等方面压缩成本,以牺牲产品质量来弥补亏损,从而出现“劣币驱逐良币”现象。在执法检查中,一家曾经获得过“政府质量奖”的线缆企业直言:生产企业没有利润空间,被逼得偷工减料,突破底线。事实上,因低价中标导致产品质量不过关,甚至酿成安全事故的案例,并不鲜见。

  “低价中标”现象之所以出现,和法律法规执行不严、监管机制不完善有一定关系,而从根源上讲,是鼓励优胜劣汰的竞争环境不足导致的。当有的企业每年拿出很多利润来搞研发、创新,提升产品质量时,个别企业靠偷工减料、假冒仿制也能同台竞技,甚至竞争成功。长此以往,就没有企业愿意花精力搞研发和创新。这不仅严重扰乱了市场经营秩序,对整个制造业也是一个打击。解决之道,自然是进一步完善市场环境,让企业拿产品质量说话,让过得硬的产品叫得响、站得稳,从而为制造业大国打下产品质量的基础。

  令人慰藉的是,在今天的中国市场上,靠偷工减料甚至假冒伪劣来获利,空间正日益逼仄。一方面,目前,随着监管部门从标前、标中到标后的全流程监管,招标投标活动逐步规范化,通过低价中标进而谋求灰色利益的可能性被大大降低。相反,一些低价中标的企业经常由于利润极低,造成交期延迟,且无法保证质量,让招标方付出了更高的代价。在工程领域,有人将这一现象戏称为“饿死同行、累死自己、坑死业主”。另一方面,随着中国制造业的整体转型,在产品质量上不愿意投入的企业,生存也将愈发艰难。我们应该顺应和把握好这一有利于提升产品质量的趋势,使现行法律规定更具可操作性,维护优胜劣汰的市场规则,使守法企业一路绿灯、违法企业处处受阻,让企业主动对产品负责、对消费者负责、对社会负责。

  质量是企业的立身之本。我国产品质量法也规定,企业要承担产品质量的主体责任。提升产品质量归根到底要靠企业自身,只有一件件产品都有质量、一家家企业都以质量为目标,经济发展才更有质量。当前,中国市场正在实现消费升级,产业结构正悄然发生变化,高端制造业、现代服务业等领域将成为产业投资的热点。这些领域的竞争将更加激烈,对质量和品牌的要求会更高,只有坚持以质量为本,把质量问题上升到价值观和现代企业理念的层面来认识,我们才可能后来居上,确立自身在国际竞争中的优势。

  2、 《人民日报》再发文:《最低价中标,该改改了》

  “一些地方的招投标制度可谓‘简单粗暴’。只要‘最低价中标’原则不变,就很难有什么工匠精神、百年老店!”四川仟坤集团副总裁周述军说。

  记者近日在江苏省的苏州和无锡、湖北省的武汉和宜昌、四川省的成都和德阳,对3省6市的100多家实体企业进行调查时发现,“最低价中标”成为企业集中诟病的问题。

  多位企业负责人表示,一些地方和国企招标采用“最低价中标”,这种“重价格、轻质量”的指挥棒,不符合新发展理念,阻碍了中国经济转型升级。

  (1)危害较大

  一套自动售检装备,中标价居然比制造成本还低30%。这不是天方夜谭,而是让不少企业无奈的招标现实。

  “现在很多PPP(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)项目,由政府或大型央企牵头招标,往往是最低价中标,压价非常严重。本来每个车站的模块成本应该是500万至550万元,但是中标价格居然只有350万元。从设备集成商到材料供应商,压力都非常大。” 国内份额最大的城市轨道交通自动售检票设备供应商——苏州雷格特智能设备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袁鑫说。

  企业反映,许多国企和地方政府的招标项目都采取“最低价中标”原则。然而,“最低价中标”这根指挥棒危害甚大。

  ——“最低价中标”助长以次充好,导致产品和工程建设质量下降,优汰劣胜。

  “很多地方招标,原料一吨8000元,可项目中标价格居然只有六七千元,很多正规企业根本没办法做,结果是造假的胜利,做优的出局。”四川国光农化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何颉说。

  袁鑫也表示,国内招标压价严重,可产业链上每个环节都还要赚钱,因此上下游企业都在千方百计挖掘“价格低廉、质量过得去但不是特别好”的产品来投标。武汉长兴电器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卫红坦言,“最低价中标”往往就是牺牲质量来赚钱。

  ——“最低价中标”极易引发偷工减料,甚至埋下安全隐患。

  西安地铁爆出“电缆门”事件,劣质电缆竟然在多地地铁投标中畅行无阻。“奥凯电缆的中标价已经严重低于成本,可它中标肯定是为了赚钱,那就只能偷工减料了。” 特变电工(德阳)电缆股份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严昌龙说。

 

 

  东方电气集团东方电机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曾小平说,“没有哪个企业愿意参与‘最低价中标’,但是现在市场环境被扰乱了,产业链从下游向上游恶性传导:不压价,中不了标;中了标,产品质量往往下降。”

  ——“最低价中标”影响企业创新研发的积极性。

  成都百裕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财务经理郭尧尧表示,“最低价中标”对于创新型企业很不利。“我们研发费用高,定价自然就高,尽管药效好,但是招投标上非常吃亏。”

  江苏双良集团有限公司财务总监陈强表示,“最低价中标”很少考虑投标企业的产品质量,更不会去考虑技术水平如何。“我们曾去浙江竞标一个项目,招标方就要求是‘最低价中标’,根本不要求品质和运营。这样的招标制度,怎么能有转型升级?又如何鼓励企业投入创新?”

  “包括‘最低价中标’在内的压价竞争危害非常大,挤压的不仅是企业效益,也是持续创新的投入空间。” 四川日机密封件股份有限公司科技部经理张智说。

  (2)为何风行

  那么这个企业“人人喊打”的“最低价中标”,从何而来呢?

  “最低价中标”的法律依据是《招标投标法》。我国《招标投标法》规定,中标人的投标应当符合下列条件之一:“(一)能够最大限度地满足招标文件中规定的各项综合评价标准;(二)能够满足招标文件的实质性要求,(更多内容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“建筑业那点事儿”)并且经评审的投标价格最低;但是投标价格低于成本的除外。”此外,《评标委员会和评标方法暂行规定》第二十九条也明确规定:“评标方法包括经评审的最低投标价法、综合评估法或者法律、行政法规允许的其他评标方法。”

  从以上法条可以看出,我国实施的评标方法并不唯一。那么,为何在实际操作中,价格往往成为评标的唯一要素?

  ——担心“说不清”“犯错误”,规避“履职风险”,是一些地方和企业倾向于“最低价中标”的重要原因。

  “大家都痛恨‘最低价中标’,可是产业链上每一环都在搞‘最低价中标’,因为你不搞低价,审计可能会审你!现在大力反腐,谁敢采购高质但高价的?虽说这完全是两回事,但别人都是‘最低价中标’,就怕咱有时候说不清啊。”中国第二重型机械集团公司党委副书记王平说。

  张智也表示,尽管现在政府采购只重视价格有客观原因,即产品质量只有使用起来才能检验,但更重要的还是“招标方普遍认为,价格低不犯错误”。

  ——市场质量监管缺位、不到位,也是“最低价中标”大行其道的助力。

  从招标到中标,从施工到竣工,我国质量安全监管体系可谓全覆盖。但依然有一些伪劣产品能“一路畅通”,这往往与执法不严或惩处力度较低有关。

  严昌龙介绍,很多产品,例如电缆的质量检验检测并不难,但像奥凯这样的劣质产品却能拿到质量监管部门的合格报告,说明有关部门质量监管还有漏洞,执法力度还不够。“无论哪种评标方法,送检和抽检必须严格执法,市场的公正和监督不能缺位,否则就会劣币驱逐良币。自从奥凯电缆出事后,质监部门加大了抽检力度,我们周围很多不合规的小企业马上就关门了。”

  ——招标方过于强调成本而忽视质量,也导致招标的天平倾向于价格。

  尽管法律文件等对招投标的各项指标都做出了规定,但技术等指标的优劣很难在使用前评判,只有价格最易分出高下。为了最大程度节约资金,提高效率,一些工程在招标中故意忽视“能够满足招标文件的实质性要求”这个条件,将低价作为最高标准。即使发现投标人报价过低,也不启动价格认定程序,导致投标人不计成本地恶性竞争。

  “招标法明明要求价格不能低于成本,为啥会有人亏本竞标?因为没有人去核算合理成本。”王平说。

  严昌龙透露,我国普遍采用“最低价中标”,有一个客观原因就是招标方对招标产品性能并不了解,只能谈价格。“我们竞标一些国外或外资企业的项目,招标方会对产品原材料配比、产品结构等进行详尽要求,甚至根据你的设计图进行议价,优质优价,而国内这样的招标很少。”

  (3)不应延续

  企业一致表示,“最低价中标”影响正当竞争、降低产品质量,已经成为振兴实体经济的障碍。它不仅不利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实施,不利于实施质量强国、品牌兴国等国家战略,还会埋下重大安全隐患。为此,企业建议应尽快取消商务标“唯低价是取”和“最低价中标”模式。

  “中国人常强调价廉物美。其实,中国制造到了现阶段,更应强调工匠精神。精心打磨的产品,投入那么多,怎么可能是低价的呢?要强调优质优价,不要再延续‘最低价中标’的传统。” 无锡江南电缆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夏亚芳说。

  调查中,多位企业负责人建议,我国应建立健全法律法规,在产品招标中,修改“经评审的最低投标价法”模式,采用“经评审的平均投标价法”;其次,要形成行业成本价格体系,防范恶意低价投标;最后,还要建立诚信体系,健全失信惩罚机制。

  “如果继续拼价格,中国制造在国际市场上是不会有话语权的。要鼓励企业走‘人无我有,人有我优,人优我精’的创新之路,政府采购应逐步改变‘最低价中标’,给全社会释放积极信号。”四川科新机电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涛说,如果以政府和国企主导的招投标继续沿用“最低价中标”,可能会逼着制造业走外延性扩张的老路。

  企业还建议,在招标过程中,应当严把市场准入关,健全市场出清机制。对于发生过严重质量、安全事故和严重投标失信、履约失信、行贿受贿行为的投标人,以及违法违规的检测机构和人员,要依法作出严肃处理,限制其进入招标投标市场和监管领域。与此同时,也要完善政府招标过程中的追责机制,一旦发现质量问题,即便是最低价,也应对招标方责任人进行追责。

  “像我们专门做高精尖产品的企业很难参与政府招投标,因为一些地方和国企在采购中,只要满足基本使用要求,往往更偏向于价格。可是如果是自己家里装修采购,我们会忽视质量、优先选择最低价的产品,还是优先选择质量、功能最好的,再考虑价格呢?这还是个责任问题。” 四川西加云杉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郑新蜀说。

  三、“最低价中标”成众矢之的,广大网友纷纷吐言

相关附件

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
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。